為什麼讀這本書:覺得自己並不是很有效率地使用時間,常常將時間花在 Facebook、Instagram 等社群媒體。

讀完可以學到什麼:瞭解滑手機不是因為無聊,而是因爲人只要空閒,預設模式就是找人社交。如果要避開這個問題,需要有意識地安排事情做,就連休閒時間也是。

讀這本書的時候一直想到《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雖然做法不同,不過背後的概念是一樣的。捨棄掉我們不需要的東西,才能讓我們更享受我們重視的東西。(我很喜歡 Netflix 拍的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張力比看書還強。真的可以感覺到那些人整理前後的差異,從一開始的期待,到中間面對自己要留下什麼的掙扎,以及整理完後整個人蛻變的感覺)

這本書我覺得很有趣的一個點在人的「預設網路」,我們本來以為人是因爲無聊,才會把手機拿出來滑。結果研究顯示「我們之所以對社交世界感興趣,是因為人體先天的設計就是在閒置時間啟動預設網絡。」

不過兩者的解法都是相同的,如果我們不希望自己動不動就滑手機,我們需要時時刻刻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以及做這件事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另一個有趣的點在如何休息。書上說勞心費神的活動會比被動休閒還要好。換句話說,好的休息也不是躺在那邊滑手機,而是找需要花費心智的活動。


重點摘要

  • 雜亂是代價高昂的。所謂物價,是你為了購買該物所付出的時間,不論是立即付出,還是最終付出。
  • 對忙碌的人來說,獨處是令人精神煥發的愉悅消遣。
  • 大腦在認知任務停頓時,會自動執行社交思維,就是那種自然的切換讓我們對社交世界產生興趣。
  • 某些社群媒體活動在實驗中獨立抓出來看時,會稍微提升幸福感。關鍵問題是,使用社群媒體往往會讓人遠離現實世界中那些更有價值的社交活動。
  • 如果你從生活中淘汰那些劣質的數位干擾之前,沒有先填補那些數位干擾幫你忽略的空白,你也會覺得數位斷捨離之後的體驗很難受,甚至最後以失敗收場。
  • 從投入的活動中獲得的價值,往往與你投入的精力成正比。

以下是各章節筆記摘錄

  • 數位極簡主義者是從深信的價值觀出發,反向推導出他們想要的科技。他們把那些科技創新從令人分心的罪魁禍首,變成支持美好生活的工具。如此一來,他們便破解了讓許多人對螢幕拱手讓出自主權的魔咒。
  • 離開社群媒體,不只是為了調整數位習慣,那更是一種象徵性的姿態,強化了他對極簡主義理念的新責任:根據他深信的價值觀,來決定他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 在請你嘗試數位極簡主義之前,我必須先充分解釋這個理念為什麼行得通。我認為這個理念之所以有效,是基於以下三個核心原則:
    • 原則一:雜亂是代價高昂的
      數位極簡主義者發現,太多的裝置、app、服務占用他們的時間和注意力時,會使他們付出很大的代價,那可能抵銷單一物件所帶來的效益。
    • 原則二:優化很重要
      數位極簡主義者認為,判斷某個科技是否支持他重視的東西只是第一步。為了充分獲得那個科技的潛在效益,他必須仔細思考如何使用那項科技。
    • 原則三:有意識的作為令人滿足
      數位極簡主義者因為自己更有意識地運用新科技,而獲得很大的滿足。這種滿足感和他們做的具體決定無關。極簡主義之所以讓他們覺得意義非凡,主要是因為握有自主權的滿足感。
  • 梭羅把衡量的單位從金錢轉換為時間,這個轉換技巧正是新經濟理論的重點所在。新經濟理論是以梭羅在《湖濱散記》一開始就設立的原則為基礎:「所謂物價,是你為了購買該物所付出的時間,不論是立即付出,還是最終付出。」
  • 大家思考數位生活中的特定工具或行為時,往往只注意到每種工具所產生的價值。例如,在推特上活躍,可能偶爾會開啟不錯的交集,或接觸到你沒聽過的概念。主流經濟學的思維認為,那種收穫是好的,而且多多益善。於是你覺得,在數位生活中盡可能塞滿這些小小的價值來源很有意義,就像康科特鎮的農民在負擔得起貸款下,覺得盡可能耕種愈多的土地愈好。
  • 然而,梭羅的新經濟理論要求你以「時間」來比較收穫和成本。他會問你,為了偶爾獲得有趣的交集及新概念等小惠,你必須犧牲多少時間和精力在推特上培養顯著的地位?例如,假設你每週在推特上花十個小時,梭羅幾乎一定會說,相較於有限的收穫,你付出的成本太高了。如果你重視新的人際關係,喜歡接觸新知,梭羅可能會反問你:為什麼不乾脆每月參加一次有趣的講座或活動,逼自己在現場至少和三個人聊天呢?那也可以產生類似的價值,但每個月只會占用你兩、三小時的時間,你還有額外的三十七個小時,可以做其他有意義的事。

數位斷捨離流程

1. 騰出三十天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暫時停用生活中那些可有可無的科技。

  • 數位斷捨離主要是鎖定新科技,亦即透過電腦或手機螢幕傳遞的app、網站、工具。你可能需要把電玩、串流影片也納入這個類別。
  • 停用這些你覺得「可有可無」的科技三十天──是指停用這些科技也不會對你的工作或個人生活造成傷害或重大問題。有些情況下,你可以完全停用那個科技,有些情況下,你需要制定一套操作程序,確切指出使用特定科技的方式和時間。
  • 最後,你會得到一份禁用的科技清單,以及相關的操作程序。把它們寫下來,放在你每天看得見的地方。明確寫出斷捨離期間可以做什麼及不能做什麼是成功的關鍵。

2. 利用三十天的暫停期,探索及重新發現讓你有成就感又有意義的活動和行為。

  • 你可能會覺得數位斷捨離的前一、兩週很難受,需要壓抑想要查看那些禁用科技的衝動。不過,那種感覺很快就會消失。等斷捨離結束後,你需要做明確的決定時,你會覺得那種排毒感很有效。
  • 不過,數位斷捨離的目的,不單只是為了享受抽離干擾型科技而重新掌握的時間。在長達一個月的斷捨離過程中,你必須積極探索更優質的活動,以便填補抽離那些科技所騰出的時間。你應該把這段時期努力拿來開發活動。
  • 在斷捨離結束時,你應該重新發現為你帶來真正滿足感的活動類型,以便自信地打造更美好的生活──那些可有可無的科技,只是用來支持更有意義的目標。

3. 在暫停期結束後,重新把那些可有可無的科技導入生活中,從零開始。針對每項重新導入的科技,判斷它為你的生活帶來什麼價值以及日後的具體用法,以便從它獲得最大的價值。

  • 暫時停用可有可無的科技一個月,可以重新設定數位生活。現在,你可以用一種更有心的極簡方式來從頭打造數位生活。為此,你需要針對每一項你想重新導入生活的科技,採用三步驟的科技篩選流程。
  • 這個流程可以幫你培養一種新的數位生活。在那種生活中,新科技是用來支持你深信的價值觀,而不是在未經你的許可下顛覆那些價值觀。你用這種審慎的導入方式,用心地做決定,因此成為數位極簡主義者。

獨處

  • 在啟蒙運動的初期,就有人探索過獨處的好處。法國思想家巴斯卡(Blaise Pascal)在十七世紀晚期寫下這句名言:「人類的所有問題,都是源自於人類無法安靜地獨自坐在一個房間裡。」半個世紀後,在大西洋的彼岸,富蘭克林在日記裡提到這個主題:「我讀了很多關於獨處的好書……我承認,對忙碌的人來說,獨處是令人精神煥發的愉悅消遣。」

別按讚

  • 「我們之所以對社交世界感興趣,是因為人體先天的設計就是在閒置時間啟動預設網絡」。換句話說,大腦在認知任務停頓時,會自動執行社交思維,就是那種自然的切換讓我們對社交世界產生興趣。
  • 相反的研究似乎呈現出一種矛盾:社群媒體讓你覺得與人相連又感到孤獨,覺得快樂又感到悲傷。為了破解這個矛盾,我們進一步來看上述的實驗設計。那些發現正面結果的研究,是把焦點放在社群媒體用戶的特定行為上;那些發現負面結果的研究,是把焦點放在這些服務的整體使用上。
  • 問題不在於直接使用社群媒體會讓我們不快樂。誠如前面的正面研究所示,某些社群媒體活動在實驗中獨立抓出來看時,會稍微提升幸福感。關鍵問題是,使用社群媒體往往會讓人遠離現實世界中那些更有價值的社交活動。誠如那些負面研究所示,你使用社群媒體愈頻繁,投入離線交流的時間愈少,導致社交逆差愈嚴重,所以社群媒體的重度用戶更有可能感到孤獨和痛苦。你回應朋友的貼文或是對朋友在 Instagram 剛發布的照片打愛心時,會讓你的心情稍稍提振,但那些都無法彌補你不再與這位朋友在現實生活中共度時光所帶來的巨大損失。 夏克亞總結道:「我們應該小心的是……當你用按讚取代了一個聲音,或是取代了與朋友喝杯咖啡的時候。」

重拾休閒

  • 哈里斯感到痛苦,不是因為他渴望一種特殊的數位習慣,而是因為他斷網後不知道該做什麼。
  • 如果你從生活中淘汰那些劣質的數位干擾之前,沒有先填補那些數位干擾幫你忽略的空白,你也會覺得數位斷捨離之後的體驗很難受,甚至最後以失敗收場。
  • 最成功的數位極簡主義者開始啟動轉變時,通常會先改造他們的空閒時間──先培養優質的休閒活動,再淘汰最糟的數位習慣。事實上,許多極簡主義者提到一個現象:一旦他們更用心地運用時間,以前他們覺得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數位習慣,會突然變得毫無意義。當那個空白填滿時,你再也不需要靠那些數位工具來幫你迴避空白了。
  • 休閒啟示#1:優先考慮勞心費神的活動,而不是被動休閒。
    • 班奈特原則
      • 把全部的精力投入那十六個小時,會減損工作八小時的價值嗎?錯了!那樣做反而可以增加工作八小時的價值。我這種典型的男人必須學會一件重要的事:腦力可以持續地投入艱難的活動,大腦不會像手腳那樣疲累,大腦只想改變,而不是休息,除了睡覺以外。
    • 你從投入的活動中獲得的價值,往往與你投入的精力成正比。
      • 我們可能會告訴自己,在辦公室辛苦工作一天後,沒有什麼比晚上毫無計畫或毫無約定的感覺更棒了。但我們因此盲目地看了好幾小時的電視或滑手機,看了幾小時後,反而比剛開始還累。
  • 休閒啟示#2:運用技能在實體世界裡創造有價值的東西。
  • 休閒啟示#3:尋找那些需要結構化社交互動的實體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