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跟公司管理階層的接觸,應該頂多就是參加股東會、法說會,偶爾打電話或寄信給發言人問問題。不太會有更進一步的交流。

這支影片我們要分享的一種投資者叫 Activists,中文是維權投資人或激進投資人。我們會稍微介紹一下這種投資人,以及分析他們的報酬率怎麼來的。


威宇:會看我們影片的人,應該大部分跟管理階層的接觸就是僅限在股東會、法說會,偶爾可能寄一封信或打電話給發言人問問題,不太會跟管理階層有太多更深入交流的機會。

今天我們要分享的是另外一種投資人,這種投資人叫 Activists,中文翻譯可能叫維權投資人或者叫激進投資人。這種投資人比較特別的就是他會買進大量的股份,然後直接叫管理階層做出某些改變。如果管理階層不聽話,就把他換掉。

在這支影片裡面 我們會稍微介紹一下這種投資人,還有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學習到什麼。

阿堯:關於維權投資人,我覺得滿推薦一本書的。你想聽故事的話就是這本《大股東寫給經營者的8封信》。這本書裡面介紹八個故事,裡面有葛拉漢、巴菲特這些人。我覺得滿有趣的就是葛拉漢、巴菲特早期都做過維權投資人,他們就是買進了一大套票的股票,然後跟管理階層說我覺得你應該這樣。

威宇:巴菲特有嗎?

阿堯:巴菲特一開始鄧普斯特那個例子,或者是他有一個什麼 map 地圖公司,好像也是這樣子。他這裡面的故事寫巴菲特是比較友善的那個人,他是寫給那個美國運通在沙拉油事件的時候。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看這本書。

威宇:我們一般散戶投資人在投資股票的時候,基本上就是自己研究研究,如果覺得還不錯,就會買進股票,希望管理階層可以把公司經營得不錯,獲利可以有成長,我們就可以賺到錢。

就像我一開始提到的,這些 Activists 跟我們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們會買進公司大量股份,直接要求管理階層做出某些決策,他們認為對公司價值有提升的決策。如果管理階層不聽,他們就會持續買進更多股份,讓自己的人馬進入董事會,讓管理階層可能換一批人。

這些 Activists 最有名的兩位,可能就是 Carl Ichan 和 Bill Ackman。Bill Ackman 我們在之前的影片已經蠻多次提到他了,他過去的績效一直都滿好的,2014 到 2018 年有些亂流,不過 2019 年他又賺了超過 50%。今年截止到七月底,他的毛報酬有 42% 淨報酬也有 35%。

阿堯:他真的滿強的,最近做得真的是順風順水。

威宇:在 2019 年以後做什麼都很好。

阿堯:那時候 2017、2018 的時候,被罵得什麼都不是,一直被酸。

威宇:Bill Ackman 幾個很有名的案例例如說放空賀寶芙,也有人幫他拍了紀錄片。

阿堯:滿好看的,可以看一下。

威宇:可是賀寶芙算是他比較失敗的操作。還有另外一個操作就是他 2012 年買進了 20 億美金的 P&G,然後要求 CEO 下台,隔年真的 CEO 就被他給換掉了。

另外一位有名的 Activists 就是 Carl Ichan。Carl Ichan 在富比士 2019 年的美國富豪排行榜排名第 30 名,他的身價是 176 億美金,是第五位有錢的投資人。他幾個比較有名的例子例如說 2014 年大量地買進蘋果,要求 Tim Cook 大量的庫藏股。但是後來其實這個東西並沒有要求成功,因為在他要求的過程,股價就不斷上漲,漲到他的目標價了,他就把這個要求撤回來。

另外一個很有名的例子就是 他 2014 年買進了 eBay。他直接批評 eBay 的管理階層 說這是一家被經營最爛的公司,要求 eBay 更換他們的經營策略 並且把 PayPal 分拆出來。後來他也成功讓他的幾個人馬進入到董事會,成功讓 PayPal 分拆。

阿堯:這邊補充一下,其實不管是 Bill Ackman 或 Carl Ichan,他們都有一些很成功的投資,但也有一些很失敗的投資。

例如說 Bill Ackman 進去了 JCPenney 其實就把 JCPenney 弄得有點爛,但是他進去了 Chipotle 其實就把 Chipotle 好像弄得還不錯。

Carl Icahn 他是很早之前進去了百視達 然後被 Netflix 打爆,但是他最近也進去了 Hertz Hertz 也受了影響。

但是我覺得 Carl Icahn 也滿厲害的,我滿推薦有一本書在寫他,叫《華爾街之狼》。好像台灣沒有翻譯,但是大陸那邊有翻譯。我覺得很好看,講了他過去大概從 1970 到 1980 年代就開始做 Activists,例如說航空公司的案子那些交易他怎麼做的。我覺得非常精采,大家可以看。

威宇:有看過 Netflix 相關傳記的話,應該就會知道當時百視達其實是想要轉做線上,他們想要加強線上,但 Carl Icahn 不准,後來就被 Netflix 打爆了。百視達也是滿慘的,因為 Carl Icahn 當時給他們非常大的壓力,讓他們沒辦法轉做線上。

所以儘管這些 Activists 他們的報酬率非常好,可是他們一直有個爭議就是:你給管理階層這些意見,到底有沒有替公司提升價值?還是其實沒有,你單純就是選股很厲害?

最近我們看到了一篇研究,它就在探討這個問題。他的結論是這些 Activists 只是很厲害的選股的人,尤其是在賣出的時間點他們抓得很準確,但並沒有為公司長期帶來價值。

當一個人或公司持有企業 5% 以上的股份,就要向美國 SEC 申報一份 13D 的報表,說我現在持有了這間公司超過 5% 的股份。這份研究從 1995 到 2016 年 總共 2000 多份的 13D,還有後續 12000 多份的報表分析這些 Activists 的交易,他們到底有沒有為公司長期帶來提升價值的效果。

裡面有幾個很有趣的發現,例如說這些 Activists 提交 13D 以後,這些股票的確表現比較好,在未來的三個月內比大盤多 2% 的報酬率,而且這些股票在 Activists 在繳交 13D 以後的三年還有五年也是比大盤還要好的。

這份研究也發現,他們選的標的通常是過去三年的表現報酬率比較差、市值比較小 以及評價比較低的公司。

這份研究我覺得很有趣的點就是,他找了有相同特質的公司跟這些 Activists 有買進的公司做比較,結果發現這些有相同特質的公司在這些 Activists 繳交 13D 之後的三個月,報酬也是比大盤還要好等於說這一群公司,不管你有沒有被 Activists 買進,未來的三個月報酬率都比大盤還要好。

更有趣的事情是如果我們拉到非常長期來看,以三年數據來看,這些控制組,就是沒有被買的公司,跟有被買的公司,他們都有比較好的超額報酬。可是到了五年,控制組居然贏過了被買的公司。換句話說,看起來很像沒有被買,你五年後的報酬反而還比較好。

所以這份研究最後的結論就是說,這些 Activists 雖然他的報酬比較高,可是主要來自於兩點。一個就是他比較會選股,他能夠找到比較會漲的股票;以及他的交易技巧比較好,他比較會在恰當的時間點賣出股票。

反而是那些 buy and hold 的投資人,因為他們就是 buy and hold,不賣股票。所以他會持有比較長的時間,報酬率會比這些 Activists 還要來得差。

阿堯:補充一下,其實我之前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就是到底 Activists 有沒有創造價值。今天威宇講了這篇研究之後,其實好像跟我的想法也是差不多,就是好像很難創造價值。

可能就是短期內可以做這些事情有估值的恢復。但所謂的估值恢復,你沒有創造額外的價值。所以心情好像比較安心一點,就這好像不是一個努力的方向。

威宇:以上就是我這次看到這份研究給大家的分享,就是在講說 Activists 其實他就是比較好的投資人,他其實並沒有替公司帶來太多的價值。

阿堯:你們覺得呢?你們有追蹤的這些 Activists 嗎?例如說我們很常看 Bill Ackman、Icahn、Dan Loeb,他們很常買進之後,股價就會稍微漲一下,然後我們可能會看這些標的。

你們對 Activists 的看法呢?覺得可以短期地參與一下,還是你們想要跟著他們很長的時間呢?歡迎在下面留言分享你們的看法。

我們這支影片就到這裡,我們下支影片再見,掰掰。

威宇:等一下,我想到一個可以 take away 的。這些 Actvist 買進了公司之後,當他們開始在賣股票的時候,你就趕快跑。

阿堯:也是,像最近那個 Dan Loeb 就把 Sony 賣掉了,大家趕快跑。

威宇:這支影片就到這邊,下支影片再見,掰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