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堯:大家好我是阿堯,他是威宇。

威宇:嗨大家好。

阿堯:威宇之前說過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主題,他在想要怎麼樣在兩年內成為一個領域的專家。

威宇自己投資六七年,我是四五年。我聽到這句話就在回想,自己投資路上也是走了一點彎路,如果再給我重新兩年的時間從頭開始的話,我會怎麼開始。

威宇:我當初講的其實不是每個領域的專家。你現在再給我兩年,我可能還是沒辦法成為一個寫程式的專家。

我當初講的是一個特定的資產,過去幾年都是投資股票。今天如果我想要投資別的東西,比方說像原物料或債券,我要怎麼樣在兩年或三年內達到我現在的水準。它畢竟還是在投資,所以也許有很多的框架我是適用的。

那為什麼是兩到三年這個數據。

阿堯:其實我覺得兩到三年是蠻短的。

威宇:所以其實是有前提假設在的,現在我身邊的人必須要還能夠持續幫我。

在整個投資的成長裡面,你所在的環境非常重要。有沒有人可以跟你去討論投資的想法,或他們願意跟你分享他們的投資想法。你會跟他們討論,這個方法好像很有趣,或當初原來你是這樣挑到這檔股票的,那我就學到一招。

為什麼會訂兩到三年?一個原因是我覺得在學習的過程中,一次把東西全部跟你講,你沒辦法抓到那個精髓。很多東西你必須要先將它內化,才可以前往下一步。

所以我其實有一個排程。我從一開始就會先去從財報狗的第一本書裡面,完全按照他的方法去做分析。

阿堯:這跟我想的一樣,我覺得學習最快的入手方法就是直接模仿。它可能沒辦法讓你達到太高,可是至少前期會進步的非常快。

威宇:在一開始什麼都不會的時候,你就是把別人的框架拿出來全部複製。他第一個看什麼、第二個看什麼、第三個看什麼,我就全部跟他看的一樣。

這邊都是在資料搜集的部分。看了前面的資料你會對未來有一個推論,這個推論你可能推論的很差,可是我覺得好跟壞都不重要。你必須先把前面到底需要看哪些資料,這些資料彼此之間是怎麼互相關聯的,這些要弄到非常非常熟練,到你之後未來再也不用想。

比方說毛利率是這個數字,你也不用再去思考說毛利率是什麼意思,這個數字可能代表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必須要看到這個數字,馬上就知道它大概是什麼意思,然後你才可以再前往下一步。

所以我的第一步會是,把《財報狗教你挖好股穩賺 20%》這本書的流程全部從頭跑到尾。可能會分析兩個產業,兩個產業包含的是這個產業鏈全部的上、中、下游,我每一個環節可能都會分析五間公司左右。

巴菲特說怎麼了解鋼鐵產業,就是把所有關於鋼鐵的股票年報,不只是最新的,包含以前年度,全部都看完,這樣你就了解鋼鐵。

不會是只看一間公司,我覺得就是要把整個產業鏈的環節,每一間公司全部都要看完全部都要分析完。可能分析兩個產業之後,對於分析能力就會有一點點的概念。

阿堯:那這個過程中你是自己讀,然後去分析,還是你還會在分析的過程中詢問其他人。

威宇:到我前面講的這邊,不需要詢問。這邊你主要在做的事情是學習會計科目,學習會計科目你不會可以問,可是不是叫別人直接跟你講,一個一個教你。因為這種東西書上就有寫,或者是 Google 上面就一大堆。我覺得像這種跟你個人價值觀,或者是跟創意面向無關的東西…

阿堯:就比較技術面的

應該說毛利率就是毛利除以營收。你問一百個人,只要他們都有正確的知識,他們都會跟你講這個東西,這種東西我就會覺得不要問人。問人你還要花時間,也許對他們來講也是浪費時間。

阿堯:那到第二步之後呢。

威宇:當你分析完整個環節以後,也許你會找到兩三家你覺得還不錯的公司,這種時候我就會去跟別人討論。

阿堯:那這個人要怎麼選?

威宇:這就是我剛比較作弊的東西。我必須要先知道這些人會在我旁邊,然後我可以問他們。這是比較困難的點,到底要怎麼樣去找到一個你的導師。

我真的蠻幸運的,在我整個投資學習的過程之中,我從很早就遇到我的老闆。後來也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導師,都有教會我一些東西,所以如果我現在要從頭開始我還是必須要依靠他們。

到目前為止我會是學習那些會計科目,然後去分析兩個產業。兩個產業我覺得應該可以找到三到四家也許更值得再深入看看。這種時候我就會去跟他們討論。

我的討論也比較不會是你覺得這間公司可以投資嗎。比較有可能的是,我直接跟你說為什麼這間公司可以投資,然後我直接給你看。很多時候是被攻擊的時候學習,啊你這邊錯了。

阿堯:就像被戳一下

威宇:對,常常是在這種時候學習。因為當你真的可以做完這兩個產業分析的時候,這個時候你會覺得你已經懂分析了。你的框架應該已經蠻成熟了。

阿堯:可是通常還是會有一些盲點吧。

威宇:應該說這時候盲點還很多。

在這個時候會需要別人來打破我的那些東西。我以為我這樣子分析已經很足夠了,那我必須要去拿給別人看,他就會跟我說哪邊還有什麼點沒有考慮到。

阿堯:所以一開始就是先自己把一些基礎的東西弄好,你可能試圖去分析個兩三家公司,再把這個東西拿給你的導師,或是你覺得厲害的人去看。他會給你一些回饋,你再從這個地方去調整你的學習方向。

威宇:整個過程到這邊大概要花四個月的時間。前面兩個月在學會計的科目,然後後面的兩個月就是在分析公司。一天分析三家公司。只看那本書叫你看的,那本書上面教你看的當然就是一些財報的數據,那個東西大概都是可能十分鐘二十分鐘內可以看完的。

阿堯:就是網路上已經整理好的

威宇:財報狗網站都有。裡面還會有一些東西,市佔率、競爭優勢,然後它的產業。影響產業的關鍵是什麼?它的產業的產值怎麼樣?這幾個東西你可能要從年報或從新聞裡面去找。

我只會做到這邊而已啦,我不會再更深入了。一間公司一開始很不熟練可能要做一個半小時,到後來可能一間公司四十分鐘左右,結束到這邊大概三到四個月。我覺得這會是我會預期如果我重新開始學的步驟。

但我必須要很老實的說,就算我這樣排好這些路啊,我把整個課程全部寫下來然後給一個失憶的我看,他可能還是不會變成現在的我。

阿堯:每一個點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你可能突然碰到這個是不在你預期中,可是它給你另外一個衝擊。

威宇:沒錯,我覺得每件發生的事情、你的每個經驗,對你的思考的衝擊都很特殊,獨一無二,它是沒辦法被複製的事情。

也許今天是因為我看到了某一句話,隔天就有符合這句話的標的大漲,那我就會覺得這句話就是聖杯,真的講得太有道理了,我以後要專注追隨這句話講的內容。但是如果未來我一樣跟他說這句話真的超重要喔,但是在他的生命中他沒有這樣的經驗,或是這個經驗不夠快,沒有辦法直接連結在一起,他就沒有辦法跟我一樣這麼堅定地相信它。所以我只能說這真的很困難。

阿堯:這是理想中兩年的學習方式。

威宇:那你呢?就聽完這樣子有什麼想法嗎?

阿堯:其實我覺得找到一個比較好的老師,然後一直跟著他是蠻重要的。

一開始我是看了很多不同領域的東西,然後我也去上了很多外面的課。可是我覺得這有點太分散,注意力沒有辦法集中在一個地方。我在那邊撿一點在這邊撿一點,覺得好像每個地方你都知道可是你不夠深入。

你要成為專家你一定就是要在一個領域深入,不管這個領域有多小,你只要真的深入進去,你就可以看到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

如果我重來的話,我會真的是非常專注。然後我讀書的範圍或是跟隨的老師或是跟隨的朋友,都是會比較專注在特定那群。

威宇:我覺得一開始這件事情是很困難的,這可能是整個投資環節中我覺得他的困難度是屬於前三名,原因就在你剛提的問題你要怎麼樣選人。

阿堯:就像我可能因為五年後,大概自己有一套標準判斷這個人行不行、那個人行不行。但那是因為我現在已經有五年的經驗,回到一開始,你是看不出來這個人怎麼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