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個影片,我們剪掉了很多片段,不過接下來這個片段我覺得蠻有趣的,所以我們決定把它拿出來當作一個新的影片。

這個影片我們要講的是,我怎麼樣找適合我的投資方法。


威宇:我現在的投資方法非常多元,不管是選股票的方法,或是最後怎麼分析公司。其實我都是蠻多不同的來源,包括選股的指標或者分析公司技巧。

阿堯:所以這些不同的來源就是各個不同的高手給你的回饋,你才把它整理出來的?

威宇:也有可能是國外的書,我蠻多的東西還是來自國外的投資專家。他們真的就是專家、基金經理人。我會去看他們的書、他們的投資方法我喜不喜歡,如果我很喜歡,我就會非常重視他。

一開始看每一本書,我都是抱持著批評的心態。我在選一開始我要使用的那個框架的時候,我會非常的斟酌。看每一個人講的東西,我都是在找碴,想辦法找到哪邊有漏洞,哪邊寫的不對。直到有一個人他寫的東西是我找不出任何紕漏的,就是「誒,這講很有道理耶」,然後發現「不對喔,你這邊可能沒有考慮到」,結果他馬上在下面就可以解釋這個東西。當我知道有像這樣一個東西,他可能是我在所有搜尋範圍裡,我覺得最完備的。然後我就會非常相信他,從此以後這個人講的話,我都會無條件的相信。

阿堯:所以現在有什麼人是符合這個標準的嗎

威宇:我覺得早期的巴菲特真的超猛,應該說巴菲特這個人超猛,巴菲特可以到首富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他現在的績效不好,近五年輸大盤,可是他就是因為選擇這個方法讓他可以到首富。他如果今天不是用這個方法,想要用其他報酬率更高的方法,他到不了首富。

很多大師都是我會百分之百相信的。我覺得這個東西很有趣,為什麼要百分之百相信?為什麼你前面要完全質疑,後面要完全相信?就為什麼我不能抱持著一個很批評的態度?

阿堯:太浪費時間了吧,他可能看過的東西比你高的太多了,已經把你能想到的東西都已經解釋完了,短期內你不可能達到那個高度,選擇相信他是一個比較快的方式。

威宇:第二個原因就是有些人像你講的,他們的高度在那邊,他講了一個正確的東西,你會以為他是錯的。應該說相同的話、相同的句子你看到或聽到,你的認知跟他的認知不一樣,或者是你沒有辦法達到他的認知,你會以為他是錯的。

在這種時候就很可惜,因為當你現在覺得他是錯的,你反而會繞很遠的路。所以我覺得當你覺得在這個領域,他真的就是非常厲害以後,在下一個階段,你應該要是先百分之百的相信他,他說什麼就做什麼。

這就是我一開始講的,像我現在回去看的話。財報狗第一本書他說什麼,我就做什麼。我不會想說「這真的要看嗎?」「這個看了沒有意義吧」,或者是「看了好麻煩喔」,我都不會。他說什麼我就做什麼,百分之百的相信他。

直到非常熟練之後,我才會想辦法修改這個東西。這就像查理蒙格講的,當你要批評一個東西的時候,你必須要比他還理解。你要比其他人都理解這個東西你才可以批評它。

所以當我一開始選好一個框架以後,我就會真的非常深入瞭解它。直到結束後,我再根據我的個性或其他經驗做修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