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主要是稍微編輯一下我在 PTT 對《非常潛力股如何能影響巴菲特?》這篇文章的回文,回文的網址在這邊。在原文中,發文者問了一個問題:

大致讀完了兩遍,雖然是 1958 年的書籍,距今已經 60 年前,但因為被奉為成長股經典就還是翻一翻。

但是作者前後只有反覆強調營收要成長、EPS 要提升、管理階層要優秀有能力這些投資市場的入門常識而已,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獨門深奧的見解。新手村的投資夥伴也知道要挑營收成長、獲利成長、利潤率高的股票啊。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也是最近才有了新的想法,剛好跟大家分享一下。

也許現代投資人會覺得《非常潛力股》是入門常識,看不出來有什麼獨門深奧的見解這點很有趣。但這完全不代表菲利普.費雪不怎麼樣,因為我們現在所認知的常識,他就是最早提倡的人啊!

以現代觀點認為當時的提倡者沒什麼了不起,就像是說有地心引力是常識,牛頓也沒什麼了不起一樣 🤣。


為了瞭解當時的時代背景,可以先來看看巴菲特的老師葛拉漢。

為什麼葛拉漢被稱為證券分析之父?

因為那是在一個連制式財報都沒有的時代,他最早開始說我們應該透過財務報表認識公司,然後判斷能不能投資股票。

大家都知道葛拉漢寫的《證券分析》出版於 1934 年,這是過去五年葛拉漢上課的講義整理(葛拉漢 1929 回哥倫比亞教書)。

1934 年還有什麼事?SEC 成立。

隨著 1934 年證券交易法的通過,我們現在熟知的 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才正式成立,陸續推動許多制式財報的規定,要求上市公司的財報要符合哪些原則、揭露哪些訊息。

但是在那之前,葛拉漢竟然已經教了五年的證券分析,告訴大家如何從財務報表判斷一間公司能不能投資,你就知道他的思想多領先當代,這也是他會被稱為證券分析之父的原因。

如果當時大家都不看財報來投資,那麼大家怎麼決定買賣股票呢?

當時主流的做法有兩種,現在也都還存在。

第一種就是看消息或線型賭漲跌,這樣的方式不用看財務報表,只要從新聞或是歷史股價猜測未來股價走向就好。所以你可以看到葛拉漢在他的書中,最前面就定義投資與投機,因為在他看來,大家都在做投機而非投資。

至於第二種主流做法,應該很多人沒想到,那就是存股(想不到吧~)。

早期的美國投資人比現在的投資人更重視安全,他們投資股票的標準就像投資債券,要求安全、穩定的配息。只要標的能持續穩定的配息,就是理想的投資標的。

這樣的思維也同樣可以從葛拉漢的書中看到,為什麼《證券分析》前半部講債券,後半部講股票?因為葛拉漢其實是把債券的評估方式延伸到股票上面。所以他先講完怎麼評估債券,然後才來講股權投資。

同樣的道理,你也可以看到葛拉漢重視的財務指標幾乎都是公司的獲利穩定性和財務結構的安全性,至於評價面則是用盈餘殖利率(本益比的倒數),因為這可以拿來跟債券殖利率比較。


在當時,投資股票的主流想法就是把它當作債券,股票的配息就是債券的利息。推廣成長股投資被視為非常激進的行為。

在這樣的時代說「我們應該要更重視公司的成長性」,根本是邪魔歪道的異端邪說。

然而有兩個人卻不約而同提倡這個觀念, 一個是小湯瑪士.羅威.普萊斯,最近台灣剛出版他的傳記;另一個就是《非常潛力股》的作者菲利普.費雪。

巴菲特說他受到費雪的影響,其實就是指說他因為費雪而瞭解到公司成長性很重要,因為葛拉漢基本上不太管這塊。

簡單來說,今天我們可以有看起來跟常識沒兩樣的成長股思維,其實還得要感謝早期推廣成長股投資的人啊~


如果對當時的歷史環境有興趣,上面提到的普萊斯傳記《成長股投資之父普萊斯》描述蠻多的,這本書我有幫忙寫推薦序,連結在這邊

不過說到關於投資成長股的書,認真講,我最有收穫的還是《財報狗這樣選對成長股》。


我很少發文,訂閱我的電子報,有新文章時會寄給你

放心,我不寄廣告或沒意義的信。有任何問題歡迎聯絡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